“杠杆”换6亿+拉波尔塔给巴萨打一剂猛药

admin 2022-06-21 10:36

  在去年6月的会员大会上,巴萨的会员代表们通过了对5.25亿贷款的批准,并同意以修改章程的方式避免董事会因亏损而必须辞职的情况,以表示对拉波尔塔董事会的信任。在此之后,这种基于信任而非信息的“空白支票”一次次被开出,从与Spotify的赞助协议,到15亿的“巴萨空间”项目的注资。今年6月16日的特别代表大会也不例外——在没有得到足够关于金额、年限以及买家信息的情况下,关于出售巴萨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BLM)不超过49.9%的股份、出售至多25%西甲转播权收入的两项“杠杆”计划,在一场本应由4478人参加,却最终只有至多830人参加、不到700人投票的特别会议中高票通过。

  这场本该在2个小时内结束的特别大会,实际上开了超过4个小时,但关于启动“杠杆”的动机和方法的信息,在上周面对俱乐部参议员(会员号1000以内的会员)的会议,以及俱乐部经济副主席罗梅乌参加的多次采访中已经得到了足够阐释。简单来说,在收入回归到正常水平之前,巴萨只有通过一些非常之计,才能同时缓解俱乐部的窘迫财政状况,并保持为运动队输血。

  在面对参议员的会议上,拉波尔塔将巴萨比作ICU病房里的病人,在特别大会上,他则将去年刚接手巴萨时的经济状况比作“一台没有油、引擎锁死的F1赛车”,“通过债务重组、工资削减和增加收入,我们把车发动起来了,但是它还是没法移动,而激活BLM和电视转播权的杠杆,能够使俱乐部的资产从负变正,以可持续的方式偿还债务,并且通过投资使球队更具竞争力。这样F1赛车就能离开维修区,回到发车格的头排并再次争夺胜利。”同时他也指出,“俱乐部需要获得利润,拥有正股本,并且用这些资源来应对那些我们反复遭遇的系统性障碍。”

  尽管拉波尔塔在特别大会中,多次强调俱乐部需要“杠杆”的迫切性,但是他并没有指出,俱乐部在增加营收和削减开支方面遭遇的困境,才是需要启动杠杆的原因。根据去年的预算,在不启动任何杠杆的情况下,巴萨将得到500万欧元的净利润,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没有激活杠杆,巴萨将会在本财年亏损约1.2亿欧元。在洲际赛事(欧冠和欧联杯)上的过早出局,造成了转播费收入上的损失,而在赞助领域,巴萨预期新赞助商的签约能带来2500万收入,但这一目标在本财年并未达到。而巴萨同时为巴萨工作室的股权出售计划了5000万的收入,但因为解雇了整个管理团队,巴萨工作室并未吸引到任何投资者,使得这一部分的收入同样未能实现。

  拉波尔塔在4月份对商业板块进行了大洗牌——合并品牌和收入部门,提拔此前的品牌主管塞尔吉·里卡特担任商业主管,并将亚历克斯·巴尔班调至“巴萨空间”领域的行为,证明了俱乐部在商业领域遭遇的困境,而巴萨在比赛日收入方面也增长乏力。在削减工资方面,尽管俱乐部为本财年制定了4.7亿的工资预算,但正如罗梅乌此前所说,俱乐部的实际工资水平在5.6亿。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在去年通过的以转播权作为抵押的5.25亿再融资计划中,去除8000万的过桥贷款和用来进行优先债重组的2亿,其余都被用来支持俱乐部,使其获得必要的流动性。此后,8000万的过桥贷款被增加至1.8亿,而偿还的期限也被延长至2023年。

  在6月16日的会议上,BLM相关的内容由营销副主席胡利·吉乌展示,关于转播权出售的内容则由罗梅乌展示。这也说明了两项“杠杆”的区别:前者涉及管理、营销和经济等多重领域;后者仅仅是关于“算经济账”,有意的买家不需要考虑其它的信息。就如同罗梅乌在接受加泰三台的采访时说的,“最不能让人兴奋起来的,却同时又是最简单的。”

  巴萨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是前任董事会在2018年7月将品牌相关业务内部化的成果,在此前的17年中这方面的业务都归一家耐克所有的“FCBMerchandising(巴萨商品销售)”公司管理,耐克根据商品的销量给巴萨分成。之后,巴萨完全控制了俱乐部的品牌,官方许可证的发放以及所有产品的营销,在第一年就为俱乐部带来了6300万的营收,尽管也伴随更高的人力和管理成本。然而,疫情极大地打击了这项业务,罗梅乌在与参议员的会议上表示:“没人可以住在(巴萨的实体店)附近,在里面消费。疫情并没有很大程度地影响在线业务,但却给实体业务带来了很大影响,这些业务此前能带来5000至6000万的收入。”

  受疫情影响,2019-20和2020-21赛季这项业务的收入降至5500万和2200万欧元,并直接导致了商务领域的营收从3.25亿降至2.68亿,这项以盈利为目的的业务,在2020-21财年甚至带来了829万的亏损。尽管在2021-22财年,俱乐部预计这项业务的营收将恢复至5600万欧元,但是想要继续提高营收,巴萨确实需要一些更为专业的公司,如全球最大特许体育用品零售商Fanatics的协助,去“触及巴萨在世界其他地方的4亿粉丝,尤其是那些居住在美国和亚洲的粉丝”。

  在特别大会上展示的数据显示,75%的销售发生在当地,显示出巴萨在世界范围内销售能力还有待提高。而另一个例子就发生在我们身边——5月30日,得到巴萨官方授权的“巴萨世界”关闭了其在淘宝平台上的店铺。按照吉乌所说,巴萨将通过技术升级、实体店和物流链条的扩张,以及扩充设计队伍来拓宽市场,在更多国家开设实体店,并涉足更多销售领域。

  引入更为专业的零售商来出谋划策,共同成长的本意虽好,但巴萨似乎并没有长期合作的耐心。吉乌在大会上一再强调,俱乐部会控制合资公司,并指出“有必要能够在短期或中期回购股权”,这似乎表明巴萨最担心的是BLM这家公司被人抢走。从这一角度看,巴萨或许更加在意的是是通过出售这家估值6-7亿欧元的公司49.9%的股份获得的2-3亿欧元,而非踏踏实实地把俱乐部的零售业务在世界范围内做大做强。

  关于出售转播权的项目则更为简单,原因在于这项业务更偏向于金融层面的运作,而巴萨获得的西甲转播费相对固定。根据西甲的分配体系,西甲球队拿走87%的转播收入,西乙球队则拿走13%。每3到5年转播权都会重新进行谈判,并得到新的转播价格。西甲球队拿走的转播收入中,50%会平分给每一支球队,另外50%会被平分为两份,分别按照球迷参与度(比赛入场人数和票务/会员数据)和近5年的西甲排名进行分配。巴萨在后两项的排名始终名列前茅,因此能得到稳定而大额的转播收入。在最近3年中,巴萨的西甲转播收入分别为1.67亿、1.65亿和1.66亿欧元。根据大会上展示的内容,出售转播权在未来带来的损失约为俱乐部每年收入的5%。

  由于这一项目更加简单,在大会中巴萨对其“明码标价”,对每10%的转播权索要至少2亿欧元,并且最长的时间期限为25年。与之对比,西甲和CVC的协议是为50年里10%的转播权提供2.7亿。在采访中,罗梅乌透露美国银行正在参与谈判,但这样的计划并非原先的首选。事实上,此前几个月,西甲联盟、CVC以及巴萨的两位高管,即董事会的财务主管费兰·奥利韦和足球总监阿莱曼尼一直就协议进行谈判,并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协议。另外巴萨还将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特殊待遇,即通过与CVC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将这笔资金计入收入而非债务,以帮助俱乐部在本赛季实现盈利。但是最终巴萨选择不与CVC合作,“因为这是每支球队都有的东西”。

  罗梅乌在采访中表示:“(接受CVC和西甲联盟的提案)是最简单的,因为这可以让我们马上结束财务方面的亏损状态,通过‘LaLiga Impulso’项目,以及我们和CVC的单独谈判,我们能够得到5.4亿欧元。我们本可以一年就做掉这些我们计划5年完成的事情。我们本可以在会员大会上昂首挺胸,但这样在我们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情况会比我们接手时更差。我们拿到了一份2%利率的贷款的时候,为什么要接受一份10%利率的贷款?”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巴萨选择出售25%的转播权或许才是更激进的选择:如果巴萨与CVC签约,对于每10%的转播权,只有4000万能够用于转会,这些在克里斯滕森、凯西、阿劳霍和加维签约之后就用得差不多了,而与其它公司谈判能使巴萨更自由地使用这些收入。

  巴萨预计将从两个“杠杆”中收入6-7亿欧元,与累计的亏损大致相同,如果杠杆顺利得到激活,将会在不同层面带来积极的影响。首先,巴萨将能够填上此前的“窟窿”,回到正股本的状态。其次,在工资帽层面,此前工资帽为-1.44亿的巴萨在获得这笔收入后,将摆脱1:4的限制(即工资减少的25%可以用来进行新的注册),并有足够能力来为新援注册,以及签下莱万这样的球员。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巴萨会在转会市场上投入大量的资金,也不意味着巴萨的债务问题能够仅凭激活杠杆就得到解决。罗梅乌在采访中就说:“从签约的角度来说,我们回到正常的状态并不代表我们会大手大脚地花钱。”

  此外,拉波尔塔此前向会员做出的在本赛季盈利的承诺也将得到兑现,这会给现任董事会的信誉带来正面的影响。与此同时,巴萨也需要继续增加营收和减少开支,如将5.6亿的工资水平(包括工资和转会的摊销)降低到4亿左右的水平,并将营收提升到8亿,以达到董事会的目标,即“在2023年夏天可以不用继续讨论公平竞赛和工资的问题”。但是在《马卡》报的报道中,记者佩德罗·莫拉塔指出,巴萨需要确保收入的总额低于累计亏损,即5.88亿欧元,否则俱乐部需要支付35%的公司税。

  对于拉波尔塔领导的管理团队来说,特别大会上取得的胜利只是下一场战役的开始,俱乐部需要在6月30日,即本财年结束之前完成至少一项“杠杆”的谈判,以在本财年实现盈利,这也意味着巴萨可能无法达成对自身最有利的条款。事实上,巴萨与Fanatics和Investindustrial两家公司组成的财团的谈判就在近日陷入了停滞。巴萨认为2.75亿的报价不符合他们对BLM的估值,但两家公司都不愿意提出更高的报价,而双方对于回购也存在着不小的分歧:财团方面的想法是永久保留一部分股份,而这显然不能得到会员们的允许。此外,财团给巴萨的报价组成类似于原先耐克的模式,即包含固定金额以及可变的部分,巴萨方面也对此并不认可。好在巴萨同时在进行不同的谈判,因此相对的议价能力会更高,完成其中一项谈判的概率也更大。

  另一方面,俱乐部连续利用会员对拉波尔塔的信任,在缺乏足够透明度的情况下,要求会员们“开空白支票”无条件信任董事会的行为已经日渐引起了不满。两家会员组织“El Cor Blaugrana”和“Seguiment FCB”就请求会员们,在没有得到关于回购条款的具体年份信息的情况下投出反对票,并指出“会员大会是为批准具体的操作而设立的,而非在没有得到更多信息的情况下让渡权力。”来虎直播官方在线


相关文章
成功案例

Success Case